临河新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临河历史 >

“无乐不作”2016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落下帷幕

时间:2019-04-04 02:01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www.frgak.com
处于中原和南粤交通要塞上的连州是一个有特点的城市。历史悠久,却又在剧烈的现代化浪潮中落于下风。十二年前与摄影的一次机缘巧合让古老的连州重新焕发了活力,

  处于中原和南粤交通要塞上的连州是一个有特点的城市。历史悠久,却又在剧烈的现代化浪潮中落于下风。十二年前与摄影的一次机缘巧合让古老的连州重新焕发了活力,一跃成为中国当代摄影的重要风向标,并以此再次连接中国和世界,成为全球摄影版图中的重镇。

展览现场

  2016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刚刚落下帷幕,近两年连州摄影节有一个重要的变化。在影展期间,越来越多地见到来自全国乃至全球各地、肤色各异的人穿梭在连州的大街小巷。这似乎预示着,影展在十年回首之后,试图重新开启新的起点。如果说在过去十年,连州摄影节更多地在处理中国摄影如何面对自身的历史、生态和问题,那么从2015年开始,连州彻底卸下了“历史包袱”,将目光更多地投向国际领域,开始尝试着回应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重要话题,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发掘和推出重要摄影师和作品。这既是策展人主动求变的结果(艺术总监段煜婷解释说“为了从整体上更好地保护中国当代摄影的创作水平和质量,让艺术有时间更好地沉淀和发展,在展览构成上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革,加大了国际部分的比例。”),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时代呼唤的结果,今天这样一个经济全球化一体化的世界,全人类几乎都面临同样的科技普遍控制和环境影响,文化之间的交流也日趋频繁,如果再固执地追求一种纯粹的民族和国家特色会显得越来越勉强和艰难。

  去年影展的主题为“扩张的地域”,意在探讨世界不同地区之间日趋紧密的相互联系,而今年的主题“无乐不作”则将这种相互联系进一步具体化了,这便是当今时代无处不在的娱乐消费和商品交换现象。2015威尼斯双年展将主题设为“全世界的未来”,同样说明了整个人类精神文化领域正在对日益普遍化的全球化现象进行一种深刻反思。摄影本身作为一个现代性媒介,它如何回应全球消费社****带来的文化冲突、精神空虚、区域竞争以及环境危机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这些主题的提出体现了连州摄影节的抱负。当国内摄影圈大都沉迷于要么继续风花雪月、大众狂欢,要么新沙龙图式贩卖,要么文艺矫情病泛滥等漩涡中欲罢不能的时候,连州影展总是保持着一份清醒,提醒我们在庸常时代里的追求和思考。

  资本、商品、消费无疑是这个时代的最大病灶。早在19世纪60年代,马克思就在《资本论》中深刻地分析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并以此开启了西方马克思主义长达一百多年的对资本主义及其运转体系的持续批判,但到今天,这一状况不但没有得到改变,反而愈演愈烈,直至“无乐不作”。2015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为“全世界的未来”, 策展人奥奎·恩威佐想要讨论的也是横行全球的资本主义与文化冲突、战争苦难和科技环境之间的一系列关系。他甚至在展览的核心部分安排了一场持续地现场阅读《资本论》四卷本的互动活动,时间长达7个多月。恩威佐显然是意识到,在当今这个时代重启对资本主义反思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连州影展艺术总监段煜婷和策展人弗朗索·萨瓦尔提出“无乐不作”的主题可以看作这一反思在摄影领域的延续。

  在主题展上,我们可以看到来自全球的艺术家如何用摄影来回应这一主题。有几位西方艺术家非常善于从细节之处着手,并不是泛泛的将宏大的主题平铺直叙,而是将自己的个人感受和体验与宏大的主题进行勾连。米洛万诺夫的《花园》用大量的极富细节的日常商品特写照片书写着商品的日常情绪,却又在细节之上整体地托出了消费主义这一概念。达扎克在《亢奋》中拍摄了一系列年轻舞者在鲁昂、巴黎和沙隆超市中跳跃的身影,这些身影飘逸、随机,充满着情绪的放肆和张扬,洋溢着艺术家们澎湃的****,与超市里冷静而克制的商品排列形成了巨大的对比。西登拖普夫的《土制超跑》同样构思精巧,他不满足于仅仅冷静地记录,而是让自己参与到了与对象的互相影响和改变之中,他在凌晨偷偷地为那些停在路边的普通汽车进行手工改造,使得这些汽车快速地拥有了一些超级跑车的外观,摄影师以自己的“主观臆想”完成了一次与消费品的近身肉搏战并赢得了胜利。他的另一件作品《欢乐的钱币》同样注重摄影师与被拍摄对象之间的互动关系。他用钱币来换取别人来成为他拍摄的对象,钱币的多少完全由被拍摄对象任意选定,最后完成了拍摄对象与钱币的合影。这一系列的过程是在摄影师的引导之下完成的,将拍摄行为、消费习性、姿态与表情集中进行了呈现,区别于一般的影像记录。

克里斯坦·米洛万诺夫 《花园》

德尼斯·达扎克 《亢奋》

麦克斯·西登托普夫 《土制超跑》

麦克斯·西登托普夫 《欢乐的钱币》

  主题展中选择的几位中国艺术家也非常有代表性,策展人在现场做了精心的布置和对比。李政德的《新国人》聚焦于珠三角发达城市下的夜间狂欢,城市化进程、消费奇观和人的精神气质以一种鲜为人用的方式得以呈现。它的旁边另一组来自于温州摄影师拍摄的《追欢作乐》与《新国人》对比鲜明,它聚焦的是城市化进程中被遗忘和逃离的乡村娱乐的现场。两相对比,一个城市,一个农村,一个浓妆艳抹,一个喧嚣日常,但书写的却是同一个时代,同一个中国。袁天文和欧阳世忠同时呈现的是中国的房地产盛况。两者同样对比强烈,袁天文拍摄的是城市里一波更甚一波的房地产买卖,似乎给人描绘了一个现实的乌托邦;而欧阳世忠则拍摄了广东地区的自建住房,从建筑上任意挪用的符号和元素上处处彰显着农村对于城市和富贵的底层文化向往。当我们在一个个粮仓中穿越,视线从这些图片中来回打量触摸的时候,仿佛就在丈量着当下中国的粗暴现实,扑面而来,一点也不含糊。

李政德 《新国人》

张晓武 《追欢作乐》

#p#分页标题#e#

  连州摄影节上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在于它对公共领域的持续关注。 公共领域在西方历史上由来已久,启蒙时代以来,18世纪的沙龙和咖啡馆、酒馆成为当时的知识分子谈论公共事务的场所,而且,他们把对文学和艺术作品的讨论延伸到了政治和经济领域,这就使得这种讨论具有潜在的政治批判潜能。哈贝马斯在其著作《公共领域的结构性转变》中对此作出了深入阐析, 并进而提出,原有的批判性的公共领域已经消失,大众消费时代的来临把所有讨论和批判变成了一场商业秀,报刊、网络、电视等大众传媒“塑造出来的世界仅仅**擦煊虻募傧蟆 ,原来批判的公众也已变成消费的大众。作为尚处在现代转型期的中国,我们似乎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公共领域,国家权力无处不在,文化艺术思想的空间极为有限。在此背景之下,国内摄影界风花雪月、沙龙唯美的风行以及近年来被异化的私摄影之风就在情理之中,公共性进一步衰落,因为这永远是最安全最保守的策略,而这种无关痛痒的小清新美学还与当今盛行的博览会和画廊体制天然地融合在一起,这使得它们进一步丧失了文化批判的能力,也离当代艺术的基本精神越走越远。

  所以当务之急是公共文化领域的重新建立。2015威尼斯双年展引进了马塞尔·布达埃尔(Marcel Broodthaers)和汉斯·哈克(Hans Haacke)等著名体制批评艺术家,他们曾创作了一大批质疑美术馆、画廊和商品物化体制的作品。在批评家本雅明·布赫洛看来,这充分表明了双年展对公共领域文化危机的反思。而连州摄影节显然是延续了这种体制和后殖民批判的基本思路。近几年影展大奖的归属无论是《北京银矿》、《新清明上河图》、《绿皮火车》还是今年的《欢迎来到美国兵营》清晰地表明了这一点。《欢迎来到美国兵营》更是把视野投向了恐怖主义、难民、地缘政治等国际敏感问题,摄影师以一种异常冷峻的风格再现了在政治囚禁下人的基本生存环境与状态。不同于仅仅立足于中国特殊语境,以前我们是从国际到国内,寻求民族的特殊化,现在反过来,从本土民族到国际,寻求全球普适价值,人类一体化进程。

德比·康尔沃 《欢迎来到美国兵营》

  连州摄影节带给我们的另一个启示,是它对摄影复杂性的把握和判断。摄影毫无疑问是科技文明的产物,是一个现代性媒介,是自然的结果,但我们也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摄影本身所包涵的文化属性。乔弗里·巴钦在其著作《热切的渴望——摄影概念的诞生》中试图解释摄影的复杂身份,它既是科技自然的产物,同时也是当时文化呼唤的结果。当前我们讨论摄影,已经不仅仅是照片的问题。简单的“摄影”二字实际上包含着异常复杂庞大的学科知识系统,用乔弗里·巴钦的话说,包括照片诞生前前后后一系列相关因素、话语和渴望,还包括拍摄这一动作发生的关系。摄影既是自然,又是文化。这需要我们用一种全新的眼光重新加以审视。如果从这种复杂的眼光出发,连州摄影节作品的多个面向和铺陈将获得理解。

  首先,在艺术之外,摄影还有很多被忽视的应用领域。比如《你好,化龙桥》,纯粹是化龙桥这样一个工业区的历史民间照片,它可能不是艺术,,但它是记录历史的宝贵影像文化。这些照片往往不被主流艺术史所关注,但它却存在于更为广泛的民间社会,是研究历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此而言,巴钦提出应当重新书写摄影史,摆脱其受艺术史风格流派模式控制的主流范式,真正从摄影本身的属性、规律和应用出发的媒介历史,比如民间照片就应当进入摄影史的研究范围,这无疑大大拓宽了摄影研究的领域,而艺术只是摄影的一种应用而已。今年刚刚落成的连州摄影博物馆,据称将致力于民间影像的整理和收藏,相信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期待。

王远凌 《你好,化龙桥》

  2016即将过去,临近岁末,各种艺术展览轮番上演,好不热闹!北有平遥,南有连州的单一格局在发生变化,各地摄影节风起云涌,这是一件好事。作为中国最具学术影响力的连州摄影节,十二年的品牌坚持,几乎就是中国当代摄影发展的一个缩影。而且,它长期以来对学术的坚持,对公共领域的介入和关注让我们相信,在将来它还必将与整个中国和世界的社会现实发生越来越密切的联系。近期北方出现了持续的严重雾霾,欧洲更是连续上演恐怖袭击事件(俄罗斯大使在土耳其被枪杀等),整个世界早已融为一体,让我们忧心忡忡。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摄影何为,它又将如何探讨当下最为迫切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议题呢,我们只能期待下一次连州再见了!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